做遊戲的女生?採訪遊戲工程師Hannah – Girls Who Make Games

做為一名手機遊戲工程師,有沒有遇到過什麼印象深刻的挑戰或困難呢?

說是困難,應該比較像是經常遇到的挑戰。常常遇到突發性的程式壞了,妳要去追查背後原因、做歸因。這需要妳一一建立假設、去驗證找原因,然後修復。有時候光是追查原因就要花到二週左右的時間。在找原因的時候容易會有挫折感,或是不論遇到明天休假還是颱風天,妳都要把它修好的緊迫壓力。不過冷靜下來找到原因並且修復後,就很有成就感。

“想請問Hannah,以妳總共在遊戲產業待超過六年半的經驗來看,
妳覺得台灣遊戲業中的女性多嗎?

以工程師來說應該算滿少的。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前一間公司的話女生真的很少⋯⋯之前整層樓大約60位工程師裡面只有4.5位女生。現在曉數碼待的這個有20位左右的工程師中裡面就有6位是女生。我覺得曉數碼有著超越同業的男女比例!

girl engineer akatsuki Taiwan


“哇~那像前一間公司的性別比這麼懸殊,當時Hannah在那樣的環境中工作有沒有遇到什麼不方便的狀況?”

我覺得當時那樣性別比懸殊的環境裡面,因為女生是極少數、也可能有一些性別刻板印象存在的關係吧,覺得在工作分配上曾經遇過一些不同的待遇。譬如說以同樣的職位來說,比較重要的工作任務不會分配到妳這裡,妳需要付出加倍的努力或是比較起來需要花更多的力氣去爭取才有機會被分配到重要任務;或是常常在會議室開會時只有我一個女性,時不時在會議中會有一種尷尬的空氣出現(苦笑)。另外在之前的工作經驗中我也有觀察到,有時候很可能是那樣的職場中有一種氛圍或是可以說刻板印象吧,讓女生同事自己也比較不敢去積極爭取重要工作

確實有這樣的狀況!我也有看過社會研究說明因為外在社會賦予妳這樣刻板印象的關係,在受到這樣觀念的束縛下,妳自己就會先心理上否定自己的能力,但實際上真正在解決問題的邏輯能力上,性別的不同是沒有任何影響的。”

沒錯!就像我最近在看的一本書《挺身而進》(Lean in: Women, 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 就是由Facebook 女性營運長Sheryl Sandberg 撰寫的她在書中就針對在科技業中女性經常會碰到的困難和問題,分享了她自己一路做到營運長的經驗和她對這些現象的想法,尤其關於在社會氛圍下,女性比較不會主動積極爭取機會的狀況,我當時真的是一邊看一邊覺得「心有戚戚焉啊!」感觸很深,推薦這本書給大家。

Lean in: Women, 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
Hannah 推薦的書《挺身而進》

“那回歸到現在的工作上,妳覺得在曉數碼工作時有碰到過這樣的情況嗎?”
如果可以的話,關於促進職場平權給公司一個建議,妳想說⋯⋯⋯⋯?

嗯⋯⋯真心覺得現在曉數碼的環境很不錯。我覺得有二個原因吧,一個是跟曉數碼的企業文化有關,在這裡公司注重的是自我管理你可以自己決定自己的工作內容或是要去推動什麼事,因此不是由上而下的決策、中間也沒有層層審核,所以在工作內容的決定上相當自由、平等,另外一點就是這裡的女性同事真的人數很多,人數一多、不再是唯一的少數之後,很多該被注意的地方自然會有人去注意。

girl_game engineer
女生遊戲工程師 Hannah

 

謝謝Hannah接受我們的採訪,聽完我真的覺得遊戲工程師的工作好有趣而且冷靜分析問題排除bug的Hannah很帥氣!✨

喜歡玩遊戲的心是不分語言不分性別的,正是因為能在遊戲中遇到各式各樣的玩家,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遊戲體驗🌈而我們也相信豐富有趣的遊戲的製作團隊也一定是由多彩且有著不同背景的人們組成的。不分語言、不分性別,只要你也熱愛玩遊戲,就投身其中吧!

 

想加入我們一起做遊戲嗎?瀏覽職缺、加入我們吧!

還是學生?來看看我們今年剛結束的實習計畫 👩🏻‍🎓👨🏻‍🎓

對文章有什麼想法嗎?直接訊息我們、一起交換想法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