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數碼~過去與未來~ Akatsuki 進軍台灣第七年,曉數碼獨特的文化!

由日本母公司 Akatsuki Inc. 製作的「曉數碼〜過去與未來〜」系列文章來到最後一篇,究竟「曉數碼」有什麼台灣獨特的職場文化讓日本感到驚奇呢?而又有哪些部分是與日本相同,並承襲著 Akatsuki 特有的哲學理念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全系列共三篇的「曉數碼~過去與未來~」,在第一篇中我們提到了曉數碼成立的背景、選擇台灣作為國際據點的理由、以及曉數碼具體的角色&優勢(延伸閱讀:曉數碼~過去與未來~ 肩負「邁向國際」與「多語言客服」之重要性​​),而在第二篇我們也介紹了由曉數碼子品牌「曙光工作室」所原創的敘事解謎遊戲《傾聽畫語:最美好的景色》(延伸閱讀:曉數碼~過去與未來~​​「曙光工作室」原創作品—讓玩家沈浸在遊戲故事中的『傾聽畫語:最美好的景色』​​)。

在本系列第三篇中,我們再次與曉數碼前 CEO 田川勝也先生進行訪談,深度了解曉數碼在成立初期的組織架構,以及所創造出的獨特文化。


田川 勝也 Katsuya Tagawa
曉數碼股份有限公司(Akatsuki Taiwan Inc.)前CEO
現為日本總公司 Akatsuki Inc. 開發部門 GM

1993 年出生於日本宮崎縣宮崎市,於 2016 年加入曉數碼日本總公司 Akatsuki Inc. 曾擔任兩款遊戲的專案負責人、總監。2018 年抵達台灣赴任、並於 2019 年起成為曉數碼 CEO。2021 年 7 月回到日本總公司 Akatsuki Inc. 擔任開發部門的 GM。興趣是打網球。

 

在台灣創造一個具有「Akatsuki」風格的組織,是當時僅創立四年 Akatsuki Inc. 的挑戰

ーAkatsuki 創立於 2010 年,而「曉數碼」設立於 2014 年,這麼說來 Akatsuki 在成立之初便進軍台灣了,當時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呢?另外,為什麼會選擇台灣作為國際據點呢?

田川:我曾聽 Akatsuki 的創辦人香田先生說:「手遊的成功關鍵在於海外市場。為了擁有能夠與日本合作的國際據點,重要的不是找商業上的合作夥伴,而是在台灣建立 Akatsuki 的組織。」

選擇台灣的理由包括其優越的地理位置,且有很多會說日語的雙語,甚至多語言的人才,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是台灣人對於日本文化多半有著深刻的理解。這對於 Akatsuki 發展 IP 事業來說十分重要,我們在台灣所感受到的是「由於對日本文化的了解,進而延伸至對於遊戲作品的尊重」,在這樣的情況下有助於我們在業務上的推進。

※1 I P:智慧財產權 (Intellectual Property)。在此指的是漫畫、動畫⋯⋯等作品、角色。
 

ー2014 年曉數碼剛成立的時候,當時的手遊業界是怎麼樣的狀況呢?

田川:2014 年曉數碼在台灣剛成立的時候,剛好是日本的手遊企業在海外擴展業務的全盛時期,當時是個透過收購當地企業來擴大銷售渠道的時代。

在那樣的情況下,當時是 Akatsuki Inc. COO 的香田先生(現為 Akatsuki Inc. CEO)卻直接到了台灣,並在台灣設立了 100% 全資的子公司,也就是「曉數碼」。我認為身為創辦人能抱持著「從零建立 Akatsuki 文化」的信念,向海外前進且設立了屬於 Akatsuki 的國際據點,而並非直接與當地企業合作,真的是件難能可貴的事。

我們透過不斷地反覆挑戰與學習,直到現在的曉數碼得以發展成到大約 180 名成員的組織,也正是因為我們擁有著共同的理念及基礎。

2014年 曉數碼成立後半年後,Akatsuki CEO 香田先生(左一)與當時台灣成員的合照

 

ー你有聽說過曉數碼成立初期的狀況嗎?

田川:我聽說成立初期是從幾個人開始,什麼都勇於嘗試,也從錯誤中學習。雖然那時我不在曉數碼,但我認為那個階段是個創業的好時機。

當時在召集成員時,香田先生非常重視成員是否能適應 Akatsuki 的文化,所以他也會透過直接參與產業交流會及各式各樣的方式,與應募者直接交流、接觸。

從那時起,我們在海外與日本共同合作開發了許多國際版遊戲,組織也急速擴大。我認為有些課題及挑戰與快速擴張有關,和單純地在海外設立分公司截然不同,然而我們也在成員的支援下順利地拓展規模。

 

ー所以當時的公司成員都是 CEO 香田先生親自召募的呢!

田川:2019 年時,香田先生將 CEO 的職務交付給我。自我擔任 CEO 以來,公司更加重視如何將成員們辛勤工作的成果與價值連結起來,再將這樣的價值進一步傳遞給社會並回饋給組織。

與創立初期相比,手遊市場漸趨成熟,每一次的決策都變得格外重要。我們將曉數碼能見的全球市場需求及反饋提供給日本 Akatsuki,再將日本的戰略、經驗傳遞給曉數碼的成員們,就好比在汪洋上不斷向前邁進地兩艘船的感覺。

台灣成員準備了特製蛋糕為香田先生祝賀

 

―儘管都是身為 Akatsuki 的一員,卻分別在日本及台灣工作,在有一定的距離之下是如何彼此信賴共事的呢?

田川:因香田先生在創立曉數碼時投入了許多心力及時間在組織上,我認為儘管台日雙邊有著物理上的距離,我們仍信任著彼此。曉數碼和日本 Akatsuki 一樣聚集了一群充滿熱忱的成員,我想這也是當初在台灣設立曉數碼時所期望的,而台灣成員也真的很喜歡香田先生。我自己在日本是以應屆畢業生的身份加入 Akatsuki 的,並與香田先生和其他 Akatsuki 的成員一起共事過,所以即使我到了台灣,這份信賴基礎也不會被動搖。

 

曉數碼特有的職場文化與氛圍

―在曉數碼的成員們現在有什麼樣的氣氛呢?

田川:現在的曉數碼大約有 180 名的成員。除了有來自日本 Akatsuki 和台灣在地的成員之外,我們也有來自印度、法國、韓國⋯⋯等不同國家的成員,真的十分活躍。如果要說特別的地方,我想應該曉數碼有作為「溝通橋樑」的窗口,都具備出色的語言能力,負責會議的口譯、文件的翻譯,讓整體工作流程能進行的更順暢。

此外,曉數碼有很多成員曾在歐美、日本⋯⋯等台灣之外的國家生活和工作,也因此形成了與日本及台灣傳統企業截然不同的獨特職場文化 & 氛圍。

 

―說到職場文化,曉數碼也和 Akatsuki 一樣有豐富的公司內部活動嗎?

田川:曉數碼和 Akatsuki 一樣,會舉行公司的「週年祭」慶祝活動,還有每半年舉行一次的「Offsite Meeting / Training 」內部訓練活動,讓成員們能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一同投入到「重要但不緊急」的項目當中。​​

第六年的曉數碼週年祭主題是「色彩祭典」,如同 Akatsuki 的願景「讓世界多彩閃耀」
本次活動的宗旨就是在匯集成員們多彩性格,讓成員們展現自我
曉數碼 CEO 田川勝也 為了曉數碼六週年慶祝活動特地練習了中文歌曲,現場氣氛沸騰!

田川:隨著組織的擴大,leader 愈來愈難和成員有緊密且深入的溝通。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公司訓練活動時,安排了論壇形式的內容,協助組織及專案的每個成員能更深入地了解 leader 的想法及目標。

2020年 Offsite Meeting 的主題為「RENAISSANCE (文藝復興)」,也蘊含了「重生」之意。
儘管在這個被新冠肺炎影響動盪不安的時局中,我們也能像浴火鳳凰一般突破困難重生。
在論壇上討論了「如果將壓力轉換成自我成長的能量」及「走出舒適圈,挑戰自我!」等主題
除了論壇之外,也有饒富寓意的團建活動——「用骨牌排出你心目中的 Akastuki logo 」​

 

―每個活動聽起來都好有趣!好想參加!

田川:我們也有舉辦屬於曉數碼的原創活動,要說最能體現曉數碼「Work hard, Play hard」精神的活動,非「AKB」莫屬了。「AKB」的全名是「Akatsuki Kaishin Budget」,「Kaishin」是中文「開心」的讀音,宗旨是希望能讓曉數碼的成員們藉由參與活動來維繫和其他成員們的「連結」,進而感受到愛與歸屬感。

AKB 在動物園進行「城市尋寶」活動​
舉辦了擁有高人氣的「狼人殺」活動​

田川:另外,我們也舉辦了「Katsu-don!」,這是個能讓我與成員們直接進行對談交流的活動。起初是參考由 Google 舉辦的 Town Hall Meeting,藉由線上平台讓成員們提問,再由我一一進行回答,一來一往形成一個「開誠布公的對話空間」。

命名為「Katsu-don!」的緣由,是運用日文「豬排丼」及中文「懂得」的諧音,表達出 CEO Katsuya「懂」你的意義​
坐在沙發上,一邊吃著下午茶一邊對話所營造出輕鬆活潑氛圍的「Katsu-don!」現場​

 

―這些活動某部分很類似日本 Akatsuki,某些則是很有台灣的特色,讓人感到非常新鮮。很期待看到曉數碼以獨特文化及優勢在未來大放異彩!

田川:儘管在不同的地方工作,但我們同樣都是 Akatsuki 的成員,也擁有一致的目標。作為 Akatsuki 全球化的起點,曉數碼將與時俱進,靈活地面對改變、繼續努力挑戰。

【後記】
曉數碼從建立以來就與 Akatsuki 建立著深厚的關係並共有相同的文化,這正是 Akatsuki 和曉數碼儘管跨越一片海洋也能互相信賴的原因吧!

取材/文:阿部 真那美 編輯:大島 未琴

※ 文章轉載譯自: Akatsuki VOICE 《海外進出から7年。独自に築き上げたアカツキ台湾のカルチャー》

➡️延伸閱讀:曉數碼 CEO 交棒!「國際化」浪潮下,遊戲產業的轉變—小崎卓也×田川勝也

➡️最新消息不漏接!點我查看曉數碼Facebook粉絲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